企业文化Gallerys

家乡的油菜花

  • 发布:2019-03-04
  • 编辑:NJY
  • 阅读:773
  • 评论:0 条

伴着暖冬,春的信使如约而至,桃花红了,梨花白了,木棉花也悄悄笑了,空气一时间弥漫着花的清香。姹紫嫣红的花朵中, […]

伴着暖冬,春的信使如约而至,桃花红了,梨花白了,木棉花也悄悄笑了,空气一时间弥漫着花的清香。姹紫嫣红的花朵中,我最喜欢的还是老家的油菜花,虽不及罗平的万亩油菜花田,但一样可以体验到“人在画中走,一步一景致”的感受。

在老家,有村落的地方大都有油菜花。春天里,村子附近的山坡上、坝子里、凹塘中,油菜花盛开的样子十分喜人。春风春雨过后,她们几乎是在一个晚间就齐刷刷盛开,大有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的壮观。此前还是绿油油的一片,第二天清晨便见一片金黄色闪耀在阳光下,花朵先是绽放在山坡,继而是坝子和凹塘,如太阳研制的金粉调着露水涂抹到大地上,霎时间变成人世间金黄的海洋,给人无限自由的遐想。

每年花期繁盛之际,山乡的天地间,没有哪一种花可以像油菜花一样以整体的形态占据春天的大半时空,让其她花朵相形逊色。它们深深地介入我们寻常的生活,让人形成难以改变的韵味与记忆。它的普通叫人常常视而不见,甚至不把它划入花的一类,而只是庄稼中的一种。然而,她的“入世”却如此汹涌,她的金色却具有如此强烈的热度。人们看它,看到的并不是那具体的、细小的花,而是一个整体的花海,正如我们寻常人的一生,每一个个体都要淹没于人群,由于渺小而获得集体的认同;由于集体的光芒,每个人又有了闪耀的可能。

童年时光中,与油菜花同样难忘的,是背着三十多斤重的油菜籽和父母到外村油坊榨油,到了油坊,油匠把油菜籽倒入两米多口径的大炒锅里,在熊熊火光中,油匠用我难以想象的巨铲翻动着锅内热气腾腾的油菜籽,然后将其碾碎,箍成油饼,用竹篾和棕缆抽紧油榨,发出骨节扭绞的吱嘎声。接着,三五个光着膀子的油匠掀动油杵,高高地推向半空,再高高地甩落,砸向油榨。油槽下方,沥沥地下着菜油的“小雨”。

整个榨油过程,我都历历在目,除了对油匠英雄般的敬仰,最高兴的就是看到那用火焰焙炒过的油菜籽榨出的油,母亲用它来炸薯条、油条之类的食品,姐弟三人吃着那叫一个香。如今那些已成为远去的口味,榨油也不再需要人工费力了,而是越来越先进的榨油机了。

如今,家乡种植油菜花的人家越来越多,尽管因为优良油菜的选育,花朵色泽已比童年看到的油菜花暗淡了许多,但仍不影响她们成长为金色的海洋,化身蜜蜂聚汇的节日,酿造春天难得的甜蜜。

每每走在公司的润鑫路上,看着两侧的油菜花,我都会想起儿时家乡的油菜花,它们始终浸润着我的心田,带来春的甜美和时光的惬意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李先丽)

文铝公告

联系我们

友情链接

云南文山铝业铝业有限公司© 滇ICP备15004071号 滇公网安备 53262102000223号 电子标识编码:YN53260001201809120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