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文化Gallerys

清明祭奠

  • 发布:2018-04-15
  • 编辑:NJY
  • 阅读:870
  • 评论:0 条

谈到清明,还记得以前在老家每年的清明时节都会下起蒙蒙细雨,而今年的清明时节,云南的气温却突然变得异常寒冷,伴随 […]

谈到清明,还记得以前在老家每年的清明时节都会下起蒙蒙细雨,而今年的清明时节,云南的气温却突然变得异常寒冷,伴随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让人更加思念那些深埋于内心深处的已故亲人——我的外公。是啊,从毕业到现在已经十年了,毕业工作之后,就再也没有在清明时节去给外公扫过墓,每次只能靠着回忆那些已经模糊的记忆片段来祭奠外公。

我的外公是一名赤脚医生,他人好、心好、医术好,还记得那时他每次给别人看病都只收取药材成本费,但因为村子里的人比较贫穷,即使只收成本费,仍然有大部分人赊账,只有等年底大家把农作物卖了才能还账。因为赊账的人多,所以外公经常没有钱去采购药材,所以那时候外公便经常带我到田野边、深山中采摘药材。每次去采摘药材都是我最快乐的时光,在采摘的过程中,外公会告诉我各种草药的名字,印象中还记得有金银草、板蓝根、柴胡、黄芪等。采摘回来后,外公会教我洗、晒、切、磨等工序,将新鲜的药材制作成食用药片。外公除了自己采摘药材外,他还会在自己的菜园子里种植杜仲树、菊花等药材,平时外公不忙的时候都会到园子里悉心照顾它们,我们偶尔采摘几朵菊花都会被外公严厉批评。

记忆中的外公闲暇时候都会躺在院子里的竹椅上,手上拿着一把蒲扇,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身子,然后给我们讲一些他年轻时候的趣事,讲到高兴处,他会激动地用手脚比划,逗得我们哥几个开怀大笑。

随着大家年龄的增长,我们都到了县城读书,慢慢的与外公之间的联系就减少了,直到高三上学期放假回老家,我才知道外公去世的消息。我听母亲说:“是外公特意不让爸妈告诉我这消息,怕打扰了我的学习,耽误了高考的大事。”而没有见到外公最后一面,这也成了我一生中的遗憾。

外公去世已经十年了,请原谅孙的不孝,不能前去远方为您抹上一堆泥土、亲手敬上一杯淡酒,只能在千里之外道上一句:“愿您在天国一切安好!”

朱光梁

文铝公告

联系我们

友情链接

云南文山铝业铝业有限公司© 滇ICP备15004071号 滇公网安备 53262102000223号